红岩人物二三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抗日战争时期,为了挽救危亡的中华民族,国共两党相逢泯恩仇,合作抗日。中共在国统区陪都重庆设立南方局,领导四川、云南、贵州、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江西、浙江、上海、香港等13省市的党的工作。在风云变幻的国内外环境下,国共两党有着复杂、尖锐的斗争与合作。其间,历史见证了诸多人的忠诚品格。

  吴玉章是著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育家、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和语言文字学家,是“延安五老”之一。在中国近现代革命历史上的几次历史性转折和重大斗争中,他始终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忠诚于党,忠诚于党的革命事业,不改初衷,不二三其德。

  吴玉章原名吴永珊,号树人,1878年12月30日出生于四川省荣县双石桥蔡家堰一个农民家庭。1903年留学日本,1905年参加同盟会,任评议部评议员;1911年参加辛亥革命;1925年加入中国;1927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同年10月留学苏联。留苏期间,积极为党工作。1938年4月,吴玉章作为一位国际知名的爱国主义者和政治活动家回国,向《新华日报》记者发表谈话,表示将“为民族的解放,为国家的独立而战争、而奋斗到最后一滴血”。随后,吴玉章被中共中央派往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从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并被选为第一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

  在全国抗战初期,虽然政府积极抗战,政治上比较进步,同的关系有所改善,但蒋介石集团仍顽固坚持,力图通过合作来“溶化”和取消中国。

  1938年6月3日,中央监察委员会在第十四次常委会上通过恢复陈其瑗等26人党籍一案。在这26人中,有中共领导人周恩来、林祖涵(伯渠)、吴玉章、、董用威(必武)、、7人,这是“溶共”的一次试探。吴玉章等中共七人联名发表《紧急声明》,对所谓“恢复党籍”一事“不能承认”。

  4日,吴玉章由汉口飞赴重庆宣传抗日救亡。临行之前,周恩来与吴玉章商定:如重庆报纸已披露中央监委恢复26人党籍消息,那么,中共七人的《紧急声明》要立即在各报登出。

  同日,吴玉章飞抵重庆,受到热烈欢迎。到达重庆青年会下榻处,吴玉章不顾路途劳顿,立即向重庆各报负责人说明对恢复党籍案的态度。他明确指出,中共对此事有三点需要声明:一是国共两党合作关系是否恢复到1924年的办法并未最后商定;二是中央事前并未征求我党中央及我们的意见;三是恢复党籍名单中有张国焘、陈独秀等,此二人为我党开除之人,和我们同类相待,不能忍受。然后分发《紧急声明》,请各报刊出。

  当晚,吴玉章让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的周怡将《紧急声明》分送各报馆,当作广告刊发。

  经过吴玉章等人的坚决斗争,中央委员会只好声明取消吴玉章等26人党籍一案。中共第一次挫败了妄图“溶共”的阴谋。

  然而,蒋介石集团企图通过合作来消灭的阴谋并未就此罢休,尤其是抗战形势一有风吹草动,蒋介石集团便蠢蠢欲动。

  1938年10月,抗战进入相持阶段。蒋介石集团虽然继续抗战,但表现出动摇。

  1938年9月29日至11月6日,中共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在延安召开。中共中央向蒋介石及中央致电,主张为抗日救国“亲密两党间的关系,巩固两党的长期合作”。

  12月6日,蒋介石约周恩来谈话,公开提出“中共既行,最好合成一个组织”,被周恩来拒绝。

  12日,蒋介石又别有用心地约吴玉章、董必武、王明、博古进行“恳谈”,妄图将国共两党合并为一个,取消,从政治上一劳永逸地消灭。他力劝吴玉章等人“回去作强有力骨干”,并特别对吴玉章说:“你是老同盟会,的老前辈,还是回到来吧!”

  吴玉章严正回答:“我相信是相信马列主义社会科学的真理,深信只有才是社会发展的正确道路,不能动摇。如果二三其德,毫无气节,你也会看不起吧!”

  蒋介石晚间又派张冲来转圜。张冲说:“委员长他太直率,并非说不合并就要分裂,请不要误会。”

  13日,吴玉章就“关于一个大党问题周与蒋谈判情况”与周恩来、董必武、王明、博古联名电告中共中央书记处。

  1939年1月下旬,蒋介石在五届五中全会召开之前约见周恩来,再次询问中共对他的统一国共两党为一大党提议的意见。周恩来再次明确表示“不可能”。

  中共中央在听取周恩来的报告后,致电蒋介石,表示“诚意的愿与共同为实现民族独立、民权自由、民生幸福之新中华民国而奋斗。但决不能放弃其马克思主义之信仰,绝不能将其党的组织合并于其他任何政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