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人物] 阿Jay的故事——他从北京又来到北京

  多年以后,阿Jay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帝都的万家灯火,还是会想起自己爬上家乡的古城墙那个遥远的下午。那时候的荆州,远没有后来与沙市合并后那么大,整个城区依偎在古老的城墙跟下,除了有数的楼房没有任何遮挡,一眼望去仿佛可以穷尽整个世界。历史能追溯到春秋时代的家乡,连江边的一块石头都能联想到三国故垒。彼时这天地间所有的事物,仿佛都已经有了定名,从此只需按照既定的轨道循环往复,不需再做任何改动。

  少时的阿Jay,正是在父母和老师的呵护下,遵循这秩序平稳地成长。他的成绩既没有好到可以让老师额外上心,也没有坏到让父母格外发愁,于是在这中间地带享有了大量的自由。阿Jay的身边,总是围拢着一群小伙伴,似乎他天生的好脾气和凝聚力,注定要他成为一个孩子头。那时候的他们,纵横古战场,捭阖江河湖,将这天地间的一切自然而然地据为己有。两千年的烽烟逐渐消退,新一代的英雄缓缓降生——他们依次在红白机、街机、电脑乃至互联网上捉对厮杀、争夺地盘、计较排名——少年时代的夏日总是格外晴朗,就如同大院门口石榴树下的光阴总是格外漫长。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晴空下仍会有几朵乌云漂浮,忽有一天就幻化成人形走进平淡的生活。阿Jay的乌云是一个坏学生,当时是他的同桌,逃课打架看黄书,简直无恶不作。可不知为何,上了高中的阿Jay竟对此人着了迷——他嘴角扬起的坏笑和轻蔑一切的眼神,仿佛都带有一种说不清的魔力,让阿Jay忍不住就想要去亲近。本来就人缘极好的阿Jay想和谁交朋友当然都不是问题,但是阿Jay心里清楚自己想要的不只是当个好朋友这么简单——自己对他想要更进一步亲密接触的渴望,既在唇上的绒毛间微微颤抖,又在刚刚凸显的喉结处上下蠕动。所幸对方倒是来者不拒,很快两个人得以抓紧一切机会在晚自习无人的操场上、中午午休的空隙中摸一摸搂一搂,分享这秘不示人的快乐时光——这并非一种单纯出于青春本能的生理需求,而是两个年轻灵魂相撞时迸发出来的灿烂光火。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家乡的城区变大了,小伙伴们的联系变少了,而阿Jay很快也要走了。后程发力的阿Jay在高考中拿了一个让全家都引以为傲的好分数,又遵照家人的意思进了一所位于帝都的理工科名校的计算机专业。然而在这所名校里,尚且懵懂的阿Jay经历了巨大的心理落差,从一个原本很受欢迎的风云人物,变成了现在的泯然众人矣——人家北京当地的孩子,见惯了大场面,除了专业一流,还经历过“素质教育”的洗礼——说学逗唱,谈情说爱,样样拿得起放得下;相比之下,自己一开始竟然连专业课本都啃不太懂……偏偏那所著名的理工科名校素以严格的军事化管理著称,人文关怀方面稍有欠缺,无法帮助阿Jay克服内心巨大的不适应——这种种变化都让阿Jay感到惶恐,他逐渐变得内向、不自信、时常怀疑自己,也不知道将来的路该怎么走。

  那时正是新的科技革命即将降临的前夜,新的信息科技以及它所带来的全新的生活图景已经在遥远的地平线上透出第一缕曙光,而年轻人总是像机警的小兽一般最先嗅到不同寻常的气息。1997年丁磊创建网易,1998年张朝阳推出了网站搜狐,而让阿Jay最为印象深刻的则是1999年由三位斯坦福大学的留学生建立的ChinaRen。在ChinaRen,阿Jay第一次接触到了实时的网络社交方式——聊天室。在海量的聊天室里,阿Jay得以结识形形色色的网友,以及他们躲在屏幕背后光怪陆离的人生。凭着与生俱来的亲和力,阿Jay认识了大量网友,他第一次意识到,在自己逼仄的生活圈子之外,有一片多么广博的世界等着自己去挖掘。

  ——然而也正是在这些大大小小的聊天室,阿Jay又遇到了生命中另外一朵乌云。

  阿Jay仍记得那是又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寝室里的舍友们正巧不在,而自己随手点开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登陆过的聊天室加入了群聊。聊天室里似乎都是男人,有趣的是相互感情好像还挺好,只是说的话自己有些听不懂……很快其中一个人给自己开了小窗,他的语言突兀而唐突,好像未经许可就侵入到了阿Jay极为私密的领域……阿Jay跟对方聊得脸红心热,手上却丝毫不肯消停——

  见面后两人吃了顿饭,喝了不少酒,对方又邀请阿Jay去他家“坐坐”,可是等阿Jay坐下以后他却蹲了下来……阿Jay在目瞪口呆中第一次看到自己内心的野兽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在一吮一吸中又和对方合二为一——他和它一起还用那双充满欲望的眼睛望向自己,好像在等待着自己给予一个肯定的回应。阿Jay又想起高中时碰到的那团乌云,那嘴边的坏笑还有挑逗的眼神……阿Jay想要抗争,然而这巨大的快感就像是脱轨的列车一样具有无法抗拒的力量,从自己二十多年来一直因循的轨道上直直冲了出去。

  “就当是一种体验吧!”阿Jay笃定地告诉自己,一回来就把对方的联系方式给屏蔽掉了。

  然而人可以屏蔽,天色却越来越难看。阿Jay当时谈了个女友,还和人家一起去北京近郊的桃花谷踏青春游。然而青山绿水之间,他却只想和人家姑娘看电影,连手都不想摸一摸,跟面对男生时的猴急简直形成鲜明对比。与此同时学业也没什么起色,每天都在浑浑噩噩混日子一样浪费着青春。等到终于毕业进了一家软件公司,枯燥的编程工作依然找不到一丝乐趣,每天加班到深夜之后,回家只想把自己当作大衣往床上一扔了事。

  广阔的世界已经在他面前撕开了一条口子,无论阿Jay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再说服自己屈就于眼前井口般逼仄的空间。于是阿Jay决心离开——世界这么大,他决定去看看——去留学,去欧洲,去体验一下和自己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于是在那个病毒肆虐全国的年份,在那个很多人的命运都发生了巨大改变的转折点,阿Jay毅然决然,几乎是逃难一般离开了京城。

  独自一人生活在异国他乡,生活猛地就慢了下来。旧世界的欧洲小城处处精致,抬眼即是不一样的风景,这都让禁锢了太久的阿Jay如春风拂面沉浸其中。更重要的是,当地虽然生活淳朴却偏能开一时风气之先,是全世界最早允许同性婚姻的国家之一。正是在这儿,阿Jay平生第一次被带去Gay Bar游玩,生平第一次看到两个男人光明正大搂搂抱抱亲热在一起,这都让阿Jay结结实实地大开眼界,仿佛内心深处某些根深蒂固的想法和观念都被动摇了——也许在祖祖辈辈既定的轨道之外,人生其实有着更多的可能?

  读完书后阿Jay选择了去美国工作,密西西比、威斯康星、明尼苏达、田纳西……广袤的中部大农村纷纷留下了阿Jay作为一个码农多年苦逼战斗过的身影。和优雅富于人文关怀的老欧洲相比,粗粝的美国中部就是一片未经现代文明开化的荒地,风气之保守时常让阿Jay压抑得透不过气。好在阿Jay当时已经有那么一点儿“屈服于腐朽糜烂的资本主义”,甚至通过网络人生头一次交到了一个男朋友。对方是个很温和的人,虽然和自己相隔千里,却经常会利用各种假期过来探望。很多时候两个人甚至什么也不做,只是习惯性地想要腻在一起——就像沙漠中遇到零星的绿洲,只为了彼此能有个依靠,在漫天黄沙中有个地方可以稍作喘息。

  然而社会观念的惯性是有着如此强大,习惯于此的人无法轻易脱离它的掌控。虽然自己一路走来屡战屡败,阿Jay仍然笃信着自己从小接受的人生教条乃亘古不变,自己理所应当沿着世世代代锤炼出来的轨迹继续走下去——上最好的大学,读赚钱的专业,娶个贤惠的女人,过完成功的人生……为了能够在这条路上继续匍匐,阿Jay愿意付出一切,甚至于自己的爱情……而等到后来阿Jay终于幡然悔悟,意识到自己犯了怎样一个错误时,已经为时晚矣,无论他再怎么尝试去寻找、呼唤、或者挽回,面对的永远都是一扇紧闭的大门——对方都像是消失在了大漠的黄沙中一样,再也没有了任何回应。

  走到这一步,阿Jay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这人人称许的成功之路,自己走起来为什么这么痛苦?明明大家都喜欢的好姑娘,自己为什么就是爱不起来?我到底是有什么毛病,就是不肯安安分分过好日子?为什么我会这么特殊,放着阳关大道不走却留恋充满荆棘的小路?我是谁?为什么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到底该做什么?这么多年来阿Jay总是习惯性地一遇到问题就跳过去,不去多想直接避开,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就当问题已不存在,于是习惯性地居无定所,天南海北四处漂泊,可是这么躲下去又什么时候是个头?只靠逃避,自己是否真的能够获得内心的安宁?——又或者,这一次不再逃避的话,一切是否会有真正的不同?回想起自己一路走来,身边的场景不断切换——自己长大的小城,倨傲的帝都,优雅的欧洲小城,广袤的美国中部……少年时的微笑、第一次见面网友的眼神,还有前男友转过去的背影……自己在不断往前奔跑,身子穿过一扇又一扇过去之门,既定的轨道固执地向着终点延伸,而自己却情不自禁地把双手伸向虚无,想要在这一片黑暗中摸索出一条全新的路来……

  有时候人的顿悟和开解完全藉由一个偶然的契机——那天阿Jay坐上多年好友——一个貌美肤白的东北大妹子的车,当时夜色已晚,窗外雨声潺潺,两个人正在去酒吧“放纵一晚”的路上。

  看见阿Jay不吱声,大妹子自顾自说起了自己的故事——她讲到了自己多年来的恐惧,因为害怕接受结果所以不敢承担责任;因为不想袒露真心,所以干脆不去面对真实的自我……“其实人活着,为什么要有这么多fear呢?”她最后感慨道,既像是问阿Jay,又像是在问自己。

  “——所以我到底是在害怕些什么?”阿Jay听住了神,不禁也如此扪心自问。

  生命对每个人来说,不过只是短短几十年而已。如此珍贵如此短暂,怎么舍得有一丝浪费?与其扭曲自我重复别人早就走过的路,为什么不面对真实的自己,正确认识自己,充分释放自己,放手一搏去开辟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新路?

  清醒过来的阿Jay,毅然选择了再一次离开。只不过这一次可不是逃避,他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信息管理硕士学位,希望可以通过这次充电找到自己接下来前进的方向。在这里阿Jay认识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物,也交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他们还组成了一个非常有活力的科技社区,一群人出于兴趣天天聚在一起,通过头脑风暴寻找创业的契机。

  也许正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是“时势造英雄”,在信息科技革命中强势崛起的中国,在最近十年里越来越成为行业中不可忽视的力量,相应的对IT产业高新尖端人才的需求也是越来越旺盛。阿Jay在硅谷的这段日子里,隔三差五就会有国内公司的各位老总通过朋友辗转找到自己,希望可以帮忙介绍一些相关领域里的优秀人才回国就职,加入麾下一起大展宏图。一来二去,阿Jay在里面嗅到了商机——硅谷遍地都是科技公司和创业团队,最不缺的就是科技人才。除了贩卖高科技产品可以赚钱,这些全球稀缺的高素质高智商精英本来就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资源!自己在硅谷创业社区里混了这么多年,凭借自身和人打交道的能力也算是积攒了相当深厚的人脉,为什么不利用这一点转行做猎头,去挖掘这边的华人高科技人才,介绍他们回国发展从而实现双赢呢?

  说干就干,阿Jay这次没有任何犹豫。他深知华人在美国的职场之路普遍面临着“透明天花板”,有无数人空有满腹才学却郁郁不得志,只能委屈求全无法真正实现自己的价值。阿Jay在IT界多年的浸淫,让他对行业各个领域的动向都能有一个明晰的判断;而自己天然的亲和力和好人缘,也让他更容易赢得他人的信任,从而在客户之间成功地牵线搭桥——阿Jay这个新职业的选择,可以说是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

  创业当然是艰难的,猎头公司这种要和各种客户打交道的工作自然更加drama,什么幺蛾子都遇得上。然而阿Jay觉得再艰难,比起在迷茫中浪费大好青春还是要好得多。自己选定的事情就要全力以赴去争取把它做好,失败也没什么——反正以前也不止失败过一次了,吸取教训再来就好。自己并不比别人笨,即便同样程度的努力,但因为是自己的选择所以还能再加上多一倍的专注,凭什么不会比别人做得更好?又怎么会不成功?一次创业不行,那就两次——在阿Jay的人生中,这还是头一遭有了这种全力以赴、打了鸡血般的冲动。在他的努力下,几年下来猎头事业渐渐有了起色,从一个自己挂着所有职务、一切都要亲自动手的草台班子,变成了现在拥有二十多名专业人员的正规跨国公司,专营硅谷和中国各大高科技产业之间的人才流动,为了祖国高新技术产业的迅猛发展不断地输入着新鲜血液。而自己现在也变成了空中飞人,横跨太平洋,在车水马龙的北京和藏龙卧虎的硅谷之间来回穿梭个不停;在高端会所中与各位老总觥筹交错,在一片蓝海中与各界精英谈笑风生。

  与此同时,终于肯面对真实的自我、敢于接纳自己性取向的阿Jay,很快在个人感情上也有了惊喜——在北京的一次业界聚会上,阿Jay巧遇了那个他,看对了眼的两人顿时就气氛氤氲、眉目传情……现在两个人在帝都甜甜蜜蜜安了个新家,用心经营起这份专属于两个人的爱情。

  而事业上的成功给阿Jay带来的,除了经济上的改善,更多的是人生价值的实现,而这也正是阿Jay对自己这份工作最为看重的。在他看来,自己最重要的工作就是“Inspiring other people”,如果自己能够给别人提供什么帮助,让别人看到一个更大的世界,那么对自己来说这就是最大的成就,甚至比自己赚了好多钱还要开心,也正是自己的社会使命感所在。

  ——虽然外人眼里的阿Jay亲切随和、仿佛随便跟谁都能处得来,阿Jay自己倒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奇葩”多一点——尤其是那种看待问题的视角跟常人不同、常常能出人意表的怪才偏才更合阿Jay的胃口。从这些人身上,阿Jay感觉自己收获良多,眼界变得开阔,价值观不再单一,对事情的看法也在无形中变得更全面了。像是自己一个朋友斯坦福MBA,毕业后年薪轻松可以拿到四五十万,可是人家毫不动心,反而自己掏腰包跑去印度做起了公益,这份胸襟和淡泊都让阿Jay佩服不已,乃至心生向往。

  所以时至今日,阿Jay仍然在不断尝试、不断丰富着自己的人生经历。在他看来,人生就是一种体验一场探险,一成不变可预期的生活不是自己的追求——世界那么大,他哪里都想去看看,看看不同的山川岛屿,体验不同的风土人情。在这有限的人生旅程中,淋漓尽致、毫无保留、用尽全力地去生活。

  而这份经历上所列之事过去不曾,将来恐怕也不会重复,因为在这难以辜负的时代中如此恣肆妄为之人,在这世上决不会有再复制一次的机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