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财政经济史研究的里程碑著作 罗玉东《中国厘金史

  《中国厘金史》是中国近代财政经济史研究的里程碑著作,征引文献资料相当丰富,除了二千多件清代厘金档案外,还搜集了清代厘务机构编制的各种文件、表册和章程等,按类分章,叙沿革、规章,论利弊,颇有中国传统志书体例,兼史书据实纪事风格,将中国优良的史学传统融汇到了与国际接轨的近代学术规范之中,成为后来研究中国古代厘金问题的典范之作和基础之作。

  半个多世纪以来,在涉及晚清财政经济领域的林林总总的学术论著中,《中国厘金史》始终保持着引用率最高的记录。

  学人以著述闻名于世,世人慕其名而求知其人。以近代资讯之发达,著名学人的身世大抵均可求索而得。近世以著述闻名天下而身世几无人知者,恐即罗玉东先生一人。

  罗玉东成为中国近代著名的学者,是他向学术界贡献了一部巨著《中国厘金史》。这部著作作为国立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丛刊第六种于1936年8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1970年台湾学海出版社、1977年香港大东图书公司、1979年台湾文海出版社等先后影印再版。商务印书馆再将此书列为民国学术精品丛书再版,足见此书在中国学术史上的地位。

  在1936年《中国厘金史》初版之前,国内仅有王振先的《中国厘金问题》(商务印书馆1917年版),其有关中国各省厘金的情况,主要参考了吉田虎雄《中国关税及厘金制度》(东京北文馆1915年版)的有关内容,还谈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历史学术专著。

  《中国厘金史》初版之后的半个多世纪,虽有若干有关中国厘金问题的新著出版,如何烈《厘金制度新探》(台湾中国学术著作奖励委员会丛书第61种,1972年),美国学者Jr. Edwin George Beal《厘金的起源》(The Origin of Likin, 1853-1864, Harvard UniversityPress Cambridge, Mass. 1958)、郑备军《中国近代厘金制度研究》(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4年版)、徐毅《江苏厘金制度研究:1853-1911》(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等专著以及为数不少的论文,或基本史实、数据均出自罗玉东的著作,或仅在某些地区或时段在罗著基础上有所拓展,在晚清厘金的全貌上,未脱罗玉东著作的范围。

  半个多世纪以来,在涉及晚清财政经济领域的林林总总的学术论著中,《中国厘金史》始终保持着引用率最高的记录。一位年青学者,仅以数年时间,在几乎完全是一片处女地的领域,打下了极为深厚扎实的研究基础,奇峰突起地竖立了一块迄今为止难以攀越的学术丰碑,这就是罗玉东与他《中国厘金史》的魅力。

  在厘金起源问题上,罗氏最突出的贡献在于从清代税制结构中商税明显偏弱、财政收入缺乏弹性,阐明了在太平天国运动蓬勃兴起,以往捐纳报效等临时筹款措施难以为继的情况下,重在征商的厘金制度兴起既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厘金的推广和延续,不仅是清朝财政的需要,还有着重农抑商传统经济思想的支撑,对于近代财政结构和税制的演变影响深远。

  在厘金税制上,罗氏全面地叙述了百货厘金的种类、税率、课厘对象、征厘机构、征厘手续、报解考成以及与子口税的关系等问题,并且分析了厘金制度的弊端。举凡清代厘金制度的基本方面,罗氏几乎无不涉及。

  罗氏十分细致揭露了清代厘金的种种弊端,如征收过程中的大头小尾、卖放、私征、匿报罚款等,勒索商民的种种手段,如挂号钱、划子钱、查船规费、查货规费、灰印钱、浮收折价、出票钱、验票钱、填换运照钱、换票钱和肆意苛罚等。厘金推广之后,咸丰八年(1858),列强为利于洋货在内地销售,在《天津条约》中规定了子口税制度,洋货进入内地后交纳子口半税后,不再另纳厘金,这使中国工商业处理十分不利的地位。罗氏指出,清政府之所以接受列强的要求,一是目光短浅,未识利弊;二是子口半税归海关征收,税归中央。子口税推行后,各省督抚对进口洋货减征厘金以广招徕,对丝茶等大宗出口土货先捐后售,以进行抵制,但对中国工商业之利益与发展,并未顾及。

  光绪二十七年(1902)中英商约签订,达成加税裁厘的协议,列强并未践约,也是因为厘金与子口税的并存,有利于洋商而不利于华商。罗氏通过厘金制度种种弊端的细腻而详尽的论述,深刻地揭示了厘金制度是摧残中国民族工商业发展的一项恶政。

  有关清代全国厘金的收支,关系到清代厘金在财政中的地位,需要处理大量统计资料。罗氏没有简单地给出一个经验估值,指出清代厘金在财政收支中的比重,而是就已有数据和相关文献,尽可能地求得接近实际的全国厘金收入总数,并弄清厘金支出的结构。这对于希望得到明确研究结论的读者来说,似乎有点繁琐,却反映了罗氏在学术研究中的审慎。而正是由于罗氏的这种审慎,保留下了大量数据,为学术界在他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进行研究,提供了可能。

  罗氏根据二千余件奏报,对江苏、浙江、安徽、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广东、山东、山西、陕西、河南、甘肃、四川、广西十五省厘金历年收入作了比较系统地整理和统计,缺报年份采取插补的方法加入弥补,并根据有关文献资料,对直隶、云南、贵州、奉天、吉林五省的厘金收入作了估计,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历年全国厘金收数》统计表。根据这份统计,从同治八年到光绪三十四年(1869—1908),清政府的厘金收入由一千四百万两逐渐增加到二千一百多万两。书中所附的一百多份统计表,成为学术界征引清代厘金收支的基本依据。正如罗玉东所指出的,这些数据只是清政府掌握的厘金收入,并不包括地方隐匿和局卡人员浮征中饱的部分。

  20世纪二三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者,有着良好的国学素养,同时又精通外语,受到了欧美学术传统的熏陶。因此,那个时代问世的有关中国历史、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不少学术著作,能在国际学术界独领风骚,历久不衰,在中国学术史上耸起了一座空前的高峰。罗玉东的《中国厘金史》就是在这座高峰上的中国近代财政经济史研究的一块丰碑。

  《中国厘金史》征引的文献资料相当丰富,除了二千多件清代厘金档案文件以及《东华续录》、《光绪会典事例》、《碑传集》、《光绪会计录》和清末各省财政说明书、清人奏稿之外,作者还大量搜集了清代厘务机构编制的各种文件、表册和章程等,参考了海关报告以及外人的研究成果。这些厘务文件,现在很少有图书馆收藏,有些已经轶失,尤显这部著作的珍贵。

  在撰述方法上,《中国厘金史》按类分章,叙沿革、述规章、论利弊,颇有中国传统志书体例,而兼史书据实纪事风格。但是,重要的是《中国厘金史》将中国优良的史学传统融汇到了与国际接轨的近代学术规范之中。这种学术规范的核心是,研究成果的证据可以检验,论证过程必须交代明晰。《中国厘金史》所有的引文、资料都注明了其来源,根据笔者的研究,尚未发现存在征引失误或失验的情况。清代厘金收入的总数,需要处理大量数据,有关这些数据的处理过程,罗氏都有十分明确的交代。除了日文著作以外,罗氏对于有关中英文的研究成果都有充分的了解。

  毫无疑问,罗玉东的《中国厘金史》在晚清财政史研究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不足之处。《中国厘金史》所论述的年代范围仅限于清代,并不包括民国时期厘金的历史,因此,严格意义上说,它只能称为《清代厘金史》。限于当时的历史文献资料,书中所叙及的清代各省厘金创办时间和人物并不准确。由于罗氏是根据社会调查所抄录的二千多件清代档案进行有关数据的处理,有些未被抄录的厘金档案未能纳入到书中所附的大量统计表中,这需要根据新发现的有关档案文件进行补充和调整。全书侧重于百货厘金,而对鸦片厘金、茶厘等未作系统的分类研究。此外,由于成书比较仓促,书稿和排印中均存在若干错误。尽管存在着这些问题,丝毫不影响其作为一部具有奠基意义的学术专著的历史地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