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观察 海外医疗行业玩家多重病治疗、体检与医美整容占前三

  海外医疗的本质是客户是否能快速、安全、可靠的通过海外医疗解决自己的需求。

  斯坦福研究所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医疗旅游的收入规模将达到6785亿美元,全球医疗旅游收入将占世界旅游总收入的16%,全球医疗旅游人数已经上升至每年数千万人次以上,医疗旅游增速是旅游业增速的两倍。有分析师预测未来十年中国的海外医疗市场潜力有可能超过数百亿美元。

  跨境医疗服务机构先后涌现,主要包括传统跨境医疗服务机构(以线下服务为主,线上平台为辅)、互联网跨境医疗服务平台以及一些国外医疗机构驻中国办事处。在海外医疗项目构成中,占比前三分别为重病治疗、体检与医美整容。

  通常情况下,跨境医疗服务的群体是国内的中高端消费者,这部分人关注疑难杂症治疗,肿瘤早筛,以及精密体检。由此分化出不同的海外医疗目的地:日本的优势在于精密体检;韩国则是医美抗衰;欧美的各大医院则更专注于接收重症的转诊。其中,据中新网2013年的报道,日本在中国大力推广新设立的医疗签证,以吸引更多中国人去日本进行治疗和体检。签证刚推出时,效果并不理想,日本医院对国外患者普遍不感兴趣。这几年从获取日本签证并赴日就医的数量上来看,中国人占了9成之多。

  日本的医疗水平体现在高端仪器及医护能力(包括病理分析能力)。日本的防癌检测技术可及时发现微米级的早初期癌细胞,及时手术可做到抑制癌细胞的生长与扩散。而与之相对应的,国内医疗技术和高端仪器的不足,以及媒体对医疗行业的负面报道,促使消费能力的阶层更倾向于寻求海外医疗资源。

  就医流程之繁复、语言不通等问题使得介入海外医疗领域的机构商业模式亦有差别。但核心的本质还是相似的,即客户是否能快速、安全、可靠的方式通过海外医疗解决自己的需求?

  盛诺一家与厚朴方舟均把公司定位为海外医疗服务提供商,前者采用了重资产的运营方式,从前期医学翻译到之后全流程的服务团队,均无外包,形成一揽子的解决方案。而盛诺一家的创始人蔡强在接受36氪采访时强调,在海外医疗的业务中,与海外医院的合作协议很重要,不过在实践过程中,海外医院有权在发现合作机构有任何问题时解除协议。

  通常来说,海外医疗机构常见合作的几家海外医院为:梅奥诊所、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波士顿儿童医院、麻省总医院,美国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克利夫兰诊所等。合作模式分为普通合作与独家签约,据蔡强向36氪表示,若签署独家协议,则意味着双方只能建立唯一的合作关系,这类协议对业务发展的限制较重,比较少的机构会选择这样的合作方式。而普通合作的协议有效期通常在3-5年之间。

  春雨国际则经历了转型:将患者送出去接受治疗转为接受患者线上的慢病管理。另外,春雨国际也与地产方面合作,建立线下医疗机构终端,并于海外制药集团保持合作关系,以此通过线上聚合供应商,线下完成服务,完成交易闭环。

  远洋健康则依托重庆远洋旅业在高端定制旅游行业的资源,主要与各国领事馆、国家旅游局都有着密切的合作。跨境医疗只是其定位的一部分,该公司还有健康管理及健康养生项目等业务,是一家综合性的企业。

  《我不是药神》的爆红也让印度仿制药这一题材为更多人所熟悉,在此之前,陆勇代购印度抗癌药曾引发社会关注,被称为抗癌药代购第一人。据了解,被称为世界药厂的印度,其仿制药行业发展比较超前,尤其在丙肝治疗上有明显的优势。目前国内有很多针对丙肝的治疗方案还停留在多年之前,而事实上,丙肝已可以通过高精病毒检测等方法进行治疗。

  康安途针对每年新增20万的丙肝患者群体,切入赴印治疗丙肝业务。据了解,康安已经与Fortis、Medanta等印度四家医院达成合作,并在2年前联合印度合伙人在印度当地注册公司。

  虽然各家切入点不同,但盈利模式是比较相似的,无外乎:海内外医院的平台推广收入及围绕出国医疗旅游行业产生的服务费用(机酒、翻译、保险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