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全球第二硅谷遭遇人才困境 海外人才对以色列望而却步

  据国外媒体报道称,近年来的以色列政府一直非常重视自己在发展高科技产业中所扮演的积极角色,该国通过制定一整套的科技研发支持政策和设立政府引导基金“撬动”风险投资,从而每年成功推动上千个中小企业或创新项目启动,因此也被外界冠以“全球第二硅谷”的美名。

  但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最新报道指出,最近一段时间的以色列科技企业却发现自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人才困境,许多海员科技人才因为签证、薪酬和安全等方面的原因对投身该国科技行业迟迟无法下定决心,而这也导致这一“全球第二硅谷”的发展陷入“缓冲期”。

  里拉德-阿格蒙(Liad Agmon)此前成功创办、出售了两家以色列科技初创企业,现在的他正在努力发展自己的第三家创业公司Dynamic Yield。DynamicYield是一家机器学习公司,目前在特拉维夫、纽约和柏林设有办事处,迄今为止其融资总额已达到4600万美元,客户包括UA、Ocado和PacSun等100多家企业。

  但随着以色列高科技人才的日渐紧缺以及行业薪酬的不断上涨,阿格蒙也不确定自己的下一家创业公司是否还应该放在国内。

  “这儿已经不再有优势了,如果我在葡萄牙发展我的下一间科技企业,我可以以三分之一的价格雇佣到一批非常有才华的工程师。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以色列已经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了。”阿格蒙说道。

  众所周知,如今的科技产业已经成为该国发展最快的领域,甚至成为以色列的国家门面所在,并孕育出了诸如Waze、Mobileye等知名企业。目前以色列大约有400万人处于工作年龄,其中有27万人在科技领域工作。但有专家指出,该国缺少足够的本国科技人才来满足企业用人需求。

  事实上,高科技人才的缺失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但以色列的情况似乎尤为特殊,因为该国对非犹太国外人才的签证发放条件一直十分苛刻。

  比如,在美国和英国有许多印度和中国籍工程师,但这些人却很少考虑到以色列寻求工作。以色列科技高管表示,签证流程问题、对于以色列安全情况的误解以及同西方国家的待遇差距是他们拒绝来此工作的最主要因素。

  “如果仔细观察其他想要发展的国家就会发现他们在非常积极的引入人才,此前硅谷的发展也正是基于此,但以色列却没有这么做。”英特尔前任首席产品官大卫-普穆特(David Perlmutter)说道。

  目前,以色列的高级工程师月薪大约为1.15万美元,是该国平均薪酬的四倍,部分资深工程师的月薪甚至更高。而根据以色列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科技行业平均薪酬已经从2012年的6.1万美元上涨至如今的7.2万美元。

  “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再提升一个档次的话,我们就需要吸引到硅谷级别的高端人才。下一波的科技发展趋势将不可阻挡,但我们却遭遇了人才困境。”以色列众筹公司OurCrowd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乔恩-米德维(Jon Medved)说道。

  为了解决这一人才问题,以色列科技企业已经在诸如乌克兰、印度等低薪酬外包市场雇佣了至少两万名工程师,国外人员薪酬总支出也达到了10亿美元。

  以色列安全技术初创企业Nexar创始人兼CEO依兰-谢尔(Eran Shir)指出,以色列需要多元化的手段解决这一人才短缺问题。比如,政府需要让企业能够更轻松的招募到合适的工程师人才,并鼓励更多学生选择计算机科学等科目。

  Nexar推出的行车记录仪依赖于计算机视觉和传感器融合算法来检测事故并分析路况,然后向其网络中的其它车辆发送实时警告。该公司的技术也被保险公司用来进行交通事故的再现,以辅助索赔调查,同时获得了来自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等公司的投资。

  “这一高科技生态系统需要25万人左右,但一共只有800万人口的以色列显然无法满足这一需求,我们需要更多人投身到这一行业中。”谢尔说道。

  Nexar 目前是“Be In Tel Aviv”项目的一员。该项目于一年前启动,旨在通过宣传本国夜生活和位于科技中心附近海滩风景等来吸引海外工程师。七个参与这一项目的企业承诺最高给予入职者2万美元的安置金、希伯来语课程、免费的国际长途以及签证移民程序方面的帮助。

  以色列网站设计公司Wix总裁尼尔-佐哈尔(Nir Zohar)认为,目前资深工程师人才的缺乏问题尤为严重。

  “我现在很难找到一个在谷歌、微软或者雅虎做过大项目的人才,也很难找到曾经和比尔-盖茨共事过的团队领导人,让没有任何犹太背景以及当地人脉的硅谷顶级人才来到以色列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佐哈尔说道。

  以色列科技行业已经在游说政府放宽移民限制、简化流程。对此,“以色列创新局”(Israel Innovation Authority)表示,希望在十年内将科技领域的就业人数翻番,达到50万人。

  数据显示,早在20世纪90年代,前苏联曾有多达100万人涌入以色列,而这一情况也在当时帮助了该国的高科技产业的发展。现在,每年大约依旧有3万人来到以色列,但这一数字并不足以满足当地科技行业的实际用人需求。

  事实上,以色列已经开始着手放宽移民限制、简化流程。比如,将工作签证的审批时间从一个月缩短到了数天,政府甚至开始考虑允许国外工程师的配偶在国内工作。

  “以色列科技企业的人才短缺问题已经成为了政府的重要事项。”以色列政府官员克瑞阁-卡姆瑞(Krieger Carmy)说道,但她也表示不能指望政府因此就马上发放数百张工作签证来解决这一问题。

  但可以肯定的是,位于以色列数百家跨国企业和数千家本土初创企业的三百多个研发中心每年都需要数千名海外工程师,才能满足自己日益增长的业务需求。(综合/汤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